部门建议完善快递身份验证

2018年,北京市向阳法院判决了一同男人使用“闪送”屡次贩毒的案子。按被告人何某的陈述,他跟毒友是靠微信联系,用“闪送”交付毒品。

这不是北京判处的仅有一同使用“闪送”运毒的案子。当年6月,海淀法院判处了一同使用“闪送”贩毒的案子,被告人张某龙贩卖甲基苯丙胺100余克,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办案民警在快递员的指引下,于2018年1月3日13时许到达揽件所在地楼下蹲守,后发现与快递员描绘的面部特征类似的人,随后民警将被告人张某龙抓获,并从其上衣口袋中起获可疑晶体物九包,经判定检出甲基苯丙胺(冰毒),净重9.55克。后民警从被告人张某龙坐落通州区的寓居地处起获可疑晶体物十包,经判定上述可疑晶体物中有两包检出甲基苯丙胺(冰毒),净重94.07克。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靳学军在6月21日举行的“北京市2019年禁毒作业新闻发布会”上表明,2018年,全市三级法院一、二审共审结毒品违法案子1127件,同比增加10.9%。

从案子审判状况来看,北京市毒品违法呈现五大特色。其间,毒品违法手段更加隐蔽。贩毒活动逐渐从“人货合一”转向“人货别离”“钱货别离”的方法。联系方法由电话转向运用微信、QQ等网络通讯工具进行,运送方法也大多经过快递、“闪送”等物流途径施行。

毒品违法链上游团伙化、下流“零包贩毒”成为常态。上游违法集团内部组织严密、成员固定、分工清晰,下流微量化的零包贩毒越来越杰出,不断向各类人群浸透。

调查

快递员大都不知情地被使用

闪送员上岗训练辨识违禁品

事实上,在运毒这一问题上,许多配送员、快递员都是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被违法分子使用。

不过,也有警惕性高的闪送员。根据虹口禁毒的通报,2018年2月5日晚8时30分许,兼职于某同城速递服务渠道的杨先生接到一个订单,配送物品为“文件”,但在配送过程中,杨先生发现寄件人在发货时相当慎重,且在寄件之初不愿奉告详细送至哪个门牌号,在送货途中才电话奉告详细送货地址。这使曾经受过专业安保训练的杨先生警惕起来。他立即将此事奉告属地民警,后经查验,该文件中藏有毒品“冰毒”。在杨先生的配合下,警方在收货地抓获涉嫌购买毒品的嫌疑人苟某,一起抄获同屋的吸毒人员李某。

针对渠道被违法分子使用一事,“闪送”方面6月21日向北青报记者回复称,“闪送”已经与北京市公安局等部门协作,进一步加强对违禁品的防治作业。

在闪送员上岗训练时也引进了违禁品样品进行现场辨识训练。一起在取件时会要求进行开箱验视,对可疑物品及时报警,已经屡次协助公安部门查办违禁品。

主张

应标准实名制、收件验视和快件安检

加强对快递员的禁毒教育和法制宣传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闪送”并不是仅有被违法分子使用的渠道,在北京市向阳法院2017年审结的使用快递方法运送毒品的18起案子中,有七起案子中被告人使用过以“同城1小时送达”为服务标准的“闪送”快递邮寄毒品,有五起案子中被告人使用过顺丰速运邮寄毒品,其他几起案子也首要涉及韵达、申通、中通等大型快递公司。乃至有的案子中被告人一起使用顺丰和“闪送”快递进行跨省市间接力邮寄。

而对于这一状况,向阳法院的法官认为,是快递公司以及快递员落实寄件实名制规定、收件验视等相关法律法规不到位以及安检力度不足导致的。此外,不少快递从业人员对失常的收寄件行为和有疑问的快件包裹缺乏警惕心理,忽视安全生产的重要意义。需要阐明的是,快递员在明知寄件人寄送的物品系毒品的状况下,仍供给收寄和配送服务的,将有可能涉嫌刑事违法。

对此,向阳法院发布法官观点称,快递职业应高度重视禁毒作业,加强对快递从业人员的禁毒教育和法制宣传作业。快递职业应严格落实快递寄件实名制规定,完善和贯彻快递收件验视程序和快递安检准则,加强对快递包裹的验视和安检力度。快递职业应建立奖惩机制,引导职业自律。快递公司内部也应制定奖惩准则,对快递员工发现和举报毒品违法活动的行为进行奖励,对不标准收寄件、验视和安检等违规行为进行赏罚。

此外,相关主管部门应进一步加强监管,要求各快递公司和快递员严格依据《快速暂行条例》等法规,标准收件查验实在身份、收件验视内件和快件安检程序,改进安检设备,提高对毒品等违禁品、危险品的安检力度,促使企业做到逢寄必查、逢件必验、逢疑必检。一起,快递公司还应对时下越来越遍及的丰巢快递柜等无人化设备进行技术改造,经过增加人脸识别体系或身份证验证体系等方法,防止违法分子有隙可乘。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